1. 蔷薇书院
  2. 其他小说
  3. 大安京秘事(探案)
  4. 34. 翠羽明珠
设置

34. 翠羽明珠(1 / 2)

蔷薇书院【qwsy.net】第一时间更新《大安京秘事(探案)》最新章节。

“二小姐,”元熙宁斟酌了一个称呼,“你一直在老夫人这边吗?”

朱清冉用手中绣帕沾了沾眼角,摇摇头,浸过泪的声音轻轻柔柔的:

“我一直在前院陪母亲迎客,原是想回自己院子换件衣裳,路上遇到常嬷嬷。嬷嬷说,祖母要用粥,想要我过来伺候,我才来的。”

她的泪水又如珠子般滑落:“我不爱喝糙米粥,便只喂祖母喝。谁承想,祖母……祖母才喝了几口,便……”

朱清冉用帕子掩住脸,泣不成声。

元熙宁凝了她几息,刚想继续问话,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止住了话头。

“我要带她们去一下内间,”她转向景明渊,“还要搜一下身才好确定。”

景明渊在厅里看着其他人,元熙宁一个一个地把她们带去内间,检查了衣袖、内襟等,最后把朱清冉留下了。

“我想着,当着下人的面不方便,才单独问你。”她指了指内间的软榻,向将将止住泪水的朱清冉:“坐吧,和我说说,老夫人对你怎么样?”

朱清冉怔怔地坐在软榻上,不答反问:“元姑娘,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我怎么会怀疑你?我这是在帮你。”

元熙宁偏了偏头,扯起一个温柔浅笑:“你和我说清楚了,景大人就不会再问你了。你看你文文弱弱的,若是由景大人来审问,非得把你吓哭不可。”

毫不留情的给景明渊泼脏水。

元熙宁心里清楚,大宅院里的不管是女眷还是下人,都和之前东林镇那些百姓平民不一样。

这些人平日里少不了勾心斗角,心眼子更加灵活些,若是自己表现得太强势,她们难免会心生戒备。

倒不如给个好脸色,扮猪吃老虎,让她们放下戒心,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朱清冉显然曾经听说过三重楼景大人的凶名,元熙宁这么一说,她就立马不质疑了,眨了眨眼问:

“那我和你说了后,就可以回自己院子了吗?”

元熙宁作出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我说了也不算呀,还是得听景大人的。”

“既如此……”

朱清冉垂下双眸,轻叹着开口:“我前两年才搬进了望溪院,这之前一直是在祖母膝下养着的。母亲她……身子不好,带着姐姐顾不过来。

“祖母亲自照顾我衣食,教我读书写字,我同祖母最亲了。不知道是谁……要害祖母,连我那碗粥也……”

说着,她好像被吓到一般瑟瑟抖起来:“元姑娘,若不是我不爱喝那糙米粥,怕是我也已经……祖母待人一向和善,我也不曾害过谁,到底是谁给我们祖孙下毒!”

她又抽噎几声,再度落下泪来。

元熙宁坐在软榻旁的绣凳上,看着这幅美人落泪图。

朱清冉与她姐姐的明艳五官不太相似,是江南女子那种柔和清婉的长相。

此时她哭得梨花带雨,拭泪的素手莹白如玉,留着三分长的指甲,俏丽柔美。

元熙宁静静看了几息,才伸手拍了拍她:“好了,别哭了。你之前说,常嬷嬷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朱清冉沾干了泪,答道:

“我从前院回来,想回望溪院换身衣裳。快到望溪院时,我遇见了常嬷嬷。常嬷嬷说祖母让我侍奉着用粥,我道先回望溪院换身衣裳再去。等我来到善慈院时,粥已做好了,我便伺候祖母用粥……”

说着又开始哭。

元熙宁只觉得有些头疼,嘴上敷衍地安慰了几句,心里分析了一下。

朱清冉的嫌疑也可以基本排除。

她是被常嬷嬷临时叫来善慈院的,并非自己主动前来。

她到场时粥也已经端上桌了,若不是她恰好不喜欢糙米粥的口味,恐怕她也已经中毒、香消玉殒了。

元熙宁看着抽噎不止的朱清冉,有点无奈地抚了抚她的背,和声道:“好了,咱们出去吧。看看景大人怎么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隐岛》【斗罗中文网】《分手后,她藏起孕肚继承亿万家产》《手握超市穿年代,糙汉福妻美又飒》《太荒吞天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 文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9万字一年以前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 文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142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

缔婚

法采 / 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72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 文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58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 文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92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 文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49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