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蔷薇书院
  2. 其他小说
  3. 世子无度
  4. 15. 第 15 章
设置

15. 第 15 章(1 / 2)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

院中大树上的黄叶随风片片凋零,微风拂过脸颊携着秋季凉意。

晚元衣闻声回过头来,透过夕阳余下的薄光,看到一袭白衣的夜修染站在院门前。

他长身而立,衣袂飘飘,手中拎着几盒糕点。

晚元衣呆愣了一下,心头猛然涌上一丝喜悦,一瞬后,那丝喜悦又悄然散去。

夜修染轻步走到她跟前,把糕点放在她手中,眉眼依旧如雪,声音天生清冷:“这个应该比庄园里的好吃。”

很突兀的一句话,晚元衣没能反应过来,她接过糕点,招待他进了前厅。

南闵看到夜修染后本能地握紧了腰间佩剑,前几日夜修染刺杀晚元衣还历历在目,今日他突然上门,也不知会不会对晚元衣动手。

南闵跟着晚元衣进了屋,默默地站在她身后。

夜修染坐下来,审视了一下晚元衣,瞧着她气色好了很多,鹅黄色衣衫衬得肤质凝白,身上那种舒适温和且落落大方的气质,如春风拂面,让人很想亲近。

晚元衣也看着他,他今日着装十分精致,高高发髻被淡蓝色丝带固定,一头墨发垂于肩后,干净利索,精神绝佳,银白色锦衣更衬得他霞姿月韵,神清骨秀,显有皇家独有的尊贵气质。

他依旧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在庄园里与他相处的那两日,无论是他的样貌气质还是他做事的风格态度,都曾深深地吸引过她。

今日再看到他,依旧如此。

房间里很安静,二人均不说话。

有丫鬟端了茶和果子过来。

夜修染缓了缓神,率先开口:“过两日是八王爷的生辰,会在八王府里设宴,届时你陪我一起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审视着晚元衣的神色。

晚元衣听到“八王爷”三个字后微拢了下秀眉,没有回答他。

“你没有时间?”夜修染问。

“不想去。”晚元衣淡淡回他。

“为何不想去?”夜修染又问。

晚元衣看着他,回想那日在太师府无意间听到他与属下的对话,心中很是复杂。

虽然后来她的大哥没有出事,但是经过彻查,确实有一批人试图闯入营地去刺杀晚予琛。

还有他那日也明明说了,若是她真的与八王爷有关系,就会把她杀了。

夜修染要杀她,她不生气,但是他要杀她大哥,她就很生气。

他们晚家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甚至都要靠联姻来保护,他身为这场婚姻的当事人,竟然要去杀她的大哥,她能不气吗。

她不知,他是想毁掉晚家还是有别的打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皇马踢后腰开始》《我一个演员,一开始没想唱歌》《专宠》《我的帝国征服》《盛世明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 文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9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 文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37万字一年以前

予你

予你

阮呈 / 文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135万字一年以前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 文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54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 文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58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 文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40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