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蔷薇书院
  2. 其他小说
  3. 诱权臣
  4. 35. 杀鸡儆猴
设置

35. 杀鸡儆猴

被射箭的那人极不服气,欲要跳起来,好在旁边的同伴眼疾手快,将其摁住。

柳明江还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雨越下越大,浇得他浑身透凉。

晏楚并不叫他起来,而是从上往下睥睨着,问他:“中郎将是否上过战场?”

柳明江犹疑片刻,“...没有。属下与所辖的兄弟们负责运输军械,都在州府的官道上行驰,连山匪都很少遇到。”

“所以偶在宣城遇到劫匪,你们便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让对方白白抢了去,自己还下了大狱。这是技艺不精,能力不强的表现。”

晏楚来回踱步,最后用刀鞘指着柳明江道:“亏你们一个个还以骑射标榜自身,傲视他人,在我看来,都是狂妄自大!名不副实!”

牛达此时清醒了也许,听到这里不满地嘀咕:“他才是狂妄自大,这是在羞辱人!”

赵有通赶紧拉了他一把,“你少说两句会死啊。”

“我看他就是在针对中郎将。”

高台上,晏楚对柳明江继续道:“中郎将,本官刚才说的,你服不服?”

柳明江保持沉默。

晏楚冷笑,“我知道你不服,你以为我在针对你。我可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日前突厥发生政变,老可汗身死,王储被杀,莫倔上位,形势瞬息万变,若你们还不能快些成长起来,就会成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此话一出,引起轩然大波,一段时间来大家对近期的超负荷训练都颇有微词,心生疑窦,现在晏楚终于告诉众人,一场战事不可避免。

登时,将士们的心情十分复杂。

有跃跃欲试的,有心怀忐忑的,有担忧彷徨的。

晏楚没有再过多说什么,此时人已经到齐了,他转身问贺堂,“共有几人迟到?”

贺堂回答:“五十二人。”

晏楚点头,云淡风轻地说:“那就各打五十军棍。”

柳明江立马抱拳,求情道:“太师大人,是我管束不严,要罚就罚我吧。我为一营统领,该负起首要责任。众人有错,都错在我!”

此话一出,下面的人都坐不住了,纷纷起来要为柳明江说话,叽叽喳喳,喋喋不休。

晏楚冷眼瞧着,先不管下面的士兵,他对柳明江说:“谁说我要放过你,你也该罚。你自己有自知之明,确实统帅无能,底下人才会遭殃。是因为你对军规不明,才放纵了你的士兵。我明白告诉你,不是你代他们受罚,而是他们受罚都是因为你!”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听晏楚接着道:“我知道威远营是你祖父一手组建起来的,你家三代都在营中耕耘。建立之初,人数只有十二人,大家都如兄弟一般,有什么事情商量着就办了,那时候可以讲人情。但现在营中士兵人数已经发展为三千人,是一只很庞大的队伍了,你还能以家庭作坊式的管教方式吗?若士兵被划拨到其他部队,没有养成铁一般的纪律和顽石一般的心境,那时候没有你这个大哥为他们兜底,你的宽容是放纵,你的温和是软弱,就是害了他们!”

一席话让柳明江振聋发聩。

确实,威远营一直是柳家在领导,祖父三代说话低下莫有不从的,由于常年不担负作战任务且人员不流动,士兵都疲乏懈怠了。

晏楚这一次是真真敲打了柳明江。

可惜晏楚的话不是谁都能理解,谁都能明白的。

还是有人对他很不服气。

但晏楚哪里管旁人怎么想,他抬抬手,柳明江和其他五十几人一同被押到场地中央。

大雨磅礴中,挥舞的板子都带着血水。

几个大汉到最后也支持不住了,抱着条凳叫喊起来,这时候,终于没人叽叽歪歪了。

杀鸡儆猴。

晏楚对此很是满意,还是信那句话,想要臣服,最直接的就是敬畏和惧怕。

打完之后,晏楚着人将他们拖下去,剩余的人接着训练,直到天亮。

柳明江被打了之后又接连训练了好几日,终于在某日支持不住,晕迷过去。

晏楚大发慈悲,让人回家歇息。

胡氏看到病恹恹的儿子,心都要碎了,得知是晏楚下令责罚的柳明□□氏哪里够得上晏楚,就怨气都累积到徐漪身上。

在胡氏看来,晏楚是挟私报复,是因为徐漪。

可她不敢冒然去徐漪院子里闹事,又不敢在柳明江面前嚼舌根,只能偷偷抹泪,心里好大的委屈。

这日,柳宅的门口停了好几辆华丽的宝马香车,惹得邻居都来凑热闹。

胡氏还在厨房忙活,下人慌忙来通报,说是赵国公家的女君来看郎君了。

胡氏吓得两眼发黑,赶紧换了衣裳去门口迎接,哪知姜琳琅已经进屋,胡氏又慌忙赶到会客厅。

刚跨进门,便瞧见一个衣着繁复华丽,派头十足的女君坐在首位,柳明江陪在下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蔷薇书院【qwsy.net】第一时间更新《诱权臣》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 文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58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 文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70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 文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53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 文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40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 文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1519万字2个月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 文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65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