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蔷薇书院
  2. 其他小说
  3. 倚楼望桑田
  4. 30. 司农司
设置

30. 司农司(1 / 2)

《倚楼望桑田》转载请注明来源:蔷薇书院qwsy.net

“各位,你们这段日子的艰辛,朝廷都知道,这位是朝廷派来协助咱铁树村解决土地问题的司农司丞,应照眠大人……”

“大家有什么疑惑,可以向应大人请教。”

县丞李承辉简单明了地向村民们介绍了一番,便往旁边一站,把村民们的热情引向新来的官身上。

应照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村民们包围了。

“大人啊,我们的种子腐烂了啊……”

“田地什么时候能种粮食啊……”

“你们给的药水没用啊……”

“你们到底研究出法子来没有啊?我们一直吃官府给的口粮不是办法啊……”

“大人啊……”

“大人,到底怎么办啊……”

“别,别急……安静……”应照眠连连后退,头往后仰,鼻中嗅着各种污浊的气味令他倍感不适,俊颜渐渐变得难看,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县衙的人在一旁观看,完全没有要去解救这年轻的京官的意思。

陶真晓双手抱胸,倚在一家宅子的墙壁上,悠哉地望着窘迫的年轻官员。

司农司丞?

多大的官?

行不行啊?

他看着稚嫩,不像是玩泥巴的官,倒像是舞笔弄墨的。

“大家安静,听我说……”应照眠声音拔高,双手挡在身前,努力与村民们保持距离,脸色转冷。

大家倒也没逼太紧,见状渐渐安静下来,直勾勾地盯着这新来的官,看他能给出什么说法来。

应照眠缓了口气,扯着嗓子道:“我理解大家的处境,但请大家先别急,听我说……本官是司农丞,非农师……就是说,我来是了解这里的土地情况,对土地研究并无经验,恐不能为……”

他本想说明情况,叫大家不要误会,但这话一出激起更多的民怨,自寻死路。

“什么?你不是来办事的?”

“那你干什么来了!”

“来看我们喝西北风啊!”

“浪费我们的时间!”

“难怪看你一副公子哥的样,敢情就是个纨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们结婚吧》《浅情人不知》《金玉王朝》《我的御灵来自华夏》《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 文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458万字10天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 文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58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 文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31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 文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67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 文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37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 文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57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